千赢国际|官网- 机票,护照,EOS M♪

陈坤 用镜头捕捉未知和纯真

项目策划/爱米、孙锦 采访、文/陈晶

陈坤说:“任何情况下也别流失掉我们的好奇心,长大了更不能。”他用好奇在影像的世界里闯荡,捕捉未知和纯真。
回望镜头下的自己,时常感叹那一瞬间的真实与自在。在不长的生命轴线里,向后、偷觑,那一瞥中的自我。

摄影师 / 陈坤 photo by EOS M50

摄影师 / 陈坤 photo by EOS M50

摄影师 / 陈坤 photo by EOS M50

“只有照镜子,才知道你长成什么样。”面前都是镜子,他看向熟悉又陌生的自己,看着镜中的脸在光影下变淡,渐渐分身为两个人。同样的容貌,不同的眼神,像日和月,一个东升、一个西降;又如双子,彼此缠绕,旋转不分。
电视剧《脱身》中,陈坤饰演双胞胎乔智才、乔礼杰,街头浪子与刻板博士,赤子双生,血脉相连。拍摄的每一天都十分畅快,也不断遭遇艰难。他产生微小的无力感,唯一能做的是观望,让这种无力感放大,“不是不想援手,这就是我心灵的修行。”
拍摄结束,他不再是戏中的疯子,旅行让他回归了自我。“陈坤是什么样?当演员是演员的样子,旅行是旅行的样子。”他走在欧洲的石筑古建中,湮没入人群;他一次次踏进青山旷野,仰视自然的雄浑。剥下明星的外衣,依然做一个喜怒哀乐直接表达的人,接受自己原本的姿态。行至雪山高原,心脏狂飙之际,真实呼吸。

摄影师 / 陈坤 photo by EOS M50

抓住镜头前每一次感动

陈坤的每一次旅行,都不是为了逃避或解惑,而是因为开心。“经常去行走,就像一个净化器,很多忧伤、难过,早已过滤掉。而旅行应该是与家人好友,或是你孤身前行,到从未走过的地方,让心里的美好和当地的美好融合在一起。”陈坤的旅行很随性,酒店、房车或者帐篷,一个人带一只狗,或一群人忘乎所以地走在异国他乡。
“我对时间有珍惜感,去时装周紧接着就要回北京工作,我还是跑到一个海边呆了两三天。这一年,我去了加拿大,去了泰国、米兰边工作边旅行;我还去了德国。国内还去了北京郊区,做了一个短暂旅行。女人出门会带很多东西,男人也很啰嗦的。我会带上摄影箱,EOS M 和 EOS 5D4 都有。”
有一次他在德国科隆待了一段时间,科隆距离波恩大学只有20多分钟车程,他认识大学里的很多好朋友,彼此相约了一个周末,坐小火车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。17世纪尖顶建筑与遍布的河道,像法国作家于曼说的,“就像一场梦,一场房屋与水的狂欢”。夜里他们沿着辛格尔运河走,看到一群特别有趣的人。
“三五个人在河边喝酒,忽然就脱了衣服裸着身,扑通扑通跳进水里。给我完全的颠覆和刺激,这才是真实和自由,是解放天性。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,那个人大喊‘Help !Help !’,原来他不会游泳。旅途中这些有意思的、奇奇怪怪的男人女人啊,三天三夜也讲不完。”他试过在一个地方住三天酒店,再住三天民宿。除了预定机票,他更享受计划之外的自由,“有人说,到了巴厘岛你一定要去海神庙,我可以去,也可以不去。有钱我就花,没钱了也可以到青旅蹭吃蹭喝。”十年前在葡萄牙的小镇,海风刺骨,他爬到灯塔上拍了很多照片,海浪声震耳欲聋,他的旅费只剩下不到1000人民币。
演员的身份,让他更喜欢观察人,拍摄人物。“去年走到拉萨,住在青年旅社,我就喜欢坐在二楼,拿着相机偷偷地拍。需要 EOS M,按下快门的同时完成合焦,非常干脆。因为像我这样有经验的被拍者,一旦感觉到镜头,会下意识地调整,但他们不会,于是拍出来特别鲜活。可能不是特别美,但那一刻的真实我喜欢。”
旅行的路上可以吃米其林餐厅,也可以吃快餐,几次风餐露宿也很有滋味。他在希腊的青年旅舍里,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谈天说地,睡到自然醒后享用地道的地中海早餐。“二十几岁的时候,我吃什么都行,方便面、 冷面包都行。现在四十多岁,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在意吃的东西,不是要去好的饭店,而是朋友告诉你,哪里的什么东西特别好吃。”

摄影师 / 陈坤 photo by EOS M50

站在山顶记录瞬间震撼

摄影是陈坤的另一个梦想。“每年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,看到不一样的景色,触碰不一样的生命,眼前的人向你绽放笑容。此时记录下来,对我特别珍贵。”行走至海拔4700米时,陈坤拍下了天上的飞鹰。“我离它很近很近。只有我看它的时候,知道我们的距离和关系。”
每次到西藏,陈坤都好像回到过去,又衔接了未来。那一年《云水谣》在羊卓雍措拍摄,碧波如镜的湖面震慑了他。只记得羊湖的蓝,是只有西藏才有的蓝。纯粹、自由、原始、神秘。之后又在此处拍摄《画皮2》,这个地方,成了他生命中的某个点,然后,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。
他开始进行不那么轻松的“旅行”,过去七年,他已经走过了青海、西藏、喜马拉雅、敦煌、香格里拉、川藏。在青海阿尼玛卿山,迎着暴雨和冰雹走了四十公里;在敦煌的茫茫戈壁,热辣穿心,一眼望不到头。多少座寂 静的高山和悬崖上,看不到花朵,只有漫山遍野的花岗岩。
路途不容小觑,小溪、碎石、滑坡,45 度以上的峭壁;路餐大多是饼干、 八宝粥、小面包、即食金针菇。回到营地才能看到热腾腾的食物,师傅们给做了土豆烧鸡块、水煮牛肉,每人能分到一碗鸡蛋西红柿汤,领一枚小 苹果。有时营地也不安稳,半夜狂风大作,向导和男人们撑住医疗大帐篷,不让它砸下来。
这是他人生的“修心之旅”,给自己在嘈杂纷繁的世界中按下一个暂停键,在安静的状态下思考从前想不明白、或从未留意的问题。它让人的心平静下来,学会和自己对话。“行走本身不具备什么了不起的能力,像一把扫帚,扫扫自己的心。扫帚没什么力量,有力量的是人的心。”
经历过这些苦旅,陈坤也骂自己,“是不是疯了?为什么要找虐?”行走就像人生,常常忘记了为什么要出发,因为脚已经适应了路的节奏。从山里回到城市,他翻看每一年行走的照片,整个人都定住了,回想起行走的一幕一幕,又雀跃起来。
在西藏拍照时,他会跪在唐古拉山口,面向远处群山和冰川,头顶一片蔚蓝的广袤天空。从海拔43.5米的北京,到5000米的雪山,昼夜温差20摄氏度,对设备要求极高,EOS 5D4 的优越性帮他记录了太多片段。“看到有趣的画面,我会下意识地举起相机,开始对焦。”高画质的成像,记录了震撼瞬间。
儿子Alex十岁那年,主动要求跟他一起到贵州山区,探访纳雍山区的同龄人。感动之余,陈坤要他用拍摄照片的形式,记录下这次有意义的探访。让人通过一个城里十岁小伙子的视角,感受山区孩子和他们家庭的故事。
在新寨小学,Alex拍下一张照片,两个小男孩站在校舍前,不约而同地双手插兜,外套蹭脏了,脸蛋沾了泥土。小学不算教学条件最差的,图中小同学的家也不是离学校最远的,但陈坤从儿子眼中看到一种不同以往的严肃。他没有问,晚上回到招待所,Alex 轻声说:“我要把我存的钱捐所小学”。
“只要你旅行,就能与生命中的真相相遇。”